<pre id="zuqmn"></pre>

        <big id="zuqmn"><span id="zuqmn"></span></big>

      1. <td id="zuqmn"><option id="zuqmn"></option></td>
        <acronym id="zuqmn"><strong id="zuqmn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  NEWS INFORMATION

        2020開民宿還賺錢嗎?民宿市場你真的需要認真了解一下了!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6-11  |  文章來源:琦伽裝飾  |  瀏覽:

        據《2018中國客棧民宿行業發展研究報告》顯示,截至目前,我國大陸客棧民宿總數已達42658家,預計到2020年,民宿市場規模將超300億元。

        作為典型“標桿”,乘著消費升級和政策支持的東風,從2012年開始,與上海相近的莫干山民宿闖入大眾視野,迅速走紅。到2017年年底,莫干山民宿突破1000家,上千民宿林立山頭,好不壯觀。

        同樣“驚人”的還有價格,莫干山一線民宿的房價通常在1000元起步,周末、節假日1500-2000元,單價最高的“法國山莊”周末單間房的價格就要6000元,仍一房難求,供不應求。

        彼時,民宿成了門賺錢的好路子,跑馬圈地者越來越多。不少返鄉青年從改造自家老宅到著手開分店,不足一年時間就收回了成本,生意越做越大,莫干山接連成功的商業案例,讓無數投資機構蜂擁而至,地價越抬越高,擴張越來越快,各方失衡之下,惡果開始顯現。

        從2016年入冬開始,這個演繹“民宿奇跡”的地方開始進入瓶頸期,大量民宿業主反映入住率下降反常,市場行情之差不同以往。

        曾經的營銷轟炸不再管用,服務和價格的不成正比嚴重影響了游客對莫干山民宿的印象,加上周邊地區分流,莫干山民宿開始轉冷。

        生意的持續低迷,令向來高傲的莫干山民宿不得不放低姿態,有些精品民宿甚至將價格降低至299元,卻仍難挽頹勢,大批民宿苦撐無果后,只得關門歇業。

        這個說法并非空穴來風。民宿第一品牌“花間堂”創始人張蓓在2017年3月突然宣布離開公司,業內嘩然。張蓓于2009年創立花間堂,并逐漸將該民宿品牌拓展到包括麗江、香格里拉等8座旅游城市,幾輪融資過后,估值已逼近5億。

        在這個“形勢大好”的當口離開,是因為這個看似前景無限的花間堂,至今還未實現盈利。更糟的是,即便花間堂的租房成本低于市場價,也無法換來花間堂的盈利能力。情懷無法變現,而市場行為最終還是要回歸商業本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問題的癥結出在哪

        一個行業成長有多快,就有多混亂,李逵出名了,江湖上的李鬼就多了。

        民宿最早源于日本,后興起于我國臺灣,強調消費者自身的體驗感和對當地文化的融入感,這種新奇又帶有情懷寄托的出行方式很快風靡至內地,備受擁躉。

        但近年來,民宿曲解、偷換概念的現象不絕于耳。當藍海變成紅海,一路野蠻生長的民宿在點燃消費新熱點的同時,問題也如滾雪球般越積越多,看似鮮花著錦的民宿市場背后,已是烈火烹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、 準入門檻低,內部亂象叢生

        一直以來,安全隱患如同毒瘤般深嵌在民宿行業內核中,頑壘難摧。

        由于民宿經濟的復雜性,牽扯到公安、消防、旅游、環保、市場監督、衛生等多個方面,導致民宿相關政策一直難以出臺。

        民宿合規證照辦理難,使得大部分民宿長期游走在無證經營的“灰色地帶”,既無備案,也未經過消防和衛生部門的檢查,各類問題層出不窮。

        首當其沖的是客戶的隱私得不到保證,惡性偷拍事件屢禁不止。2017年2月,杭州游客入住臺灣某民宿后,發現不到20平米的房間,卻在浴室和臥室內裝了3個煙霧警報器造型的攝像頭,不僅可以實時觀看,還可以存儲到手機,后續維權屢屢受阻,最終該案在臺灣高雄開庭審理。

        衛生服務問題則是民宿飽受詬病的另一大“硬傷”。價格足比肩高星級酒店的民宿大牌詩莉莉,配備的卻是過期洗發水、有煙蒂燙痕的廁所、破洞床單、污漬沙發、爬著小蟲的加濕器,面對大量投訴,詩莉莉在官方回復之余,并無具體改進;聲名赫赫的一晚2W的不舍野馬嶺民宿,入住房間水泥地開裂,廁所味道經久不散,其主打的私人管家制度,亦徒有其表,在顧客提出質疑時,本應立即補救的私人管家,卻毫無作為,導致顧客不歡而走。

        在“口水仗”中無法脫身的不止連鎖民宿,單體民宿情況更為惡劣。重慶李先生攜家人前往云南麗江旅游之際,在預訂房間時,在綜合圖片效果及五分好評后下了單。

        然而實際入住后,李先生半夜被蚊蟲叮咬無法入睡,向前臺反映時,管家竟對其調侃蚊子是客棧養的寵物,熏死一只要賠100元。

        經消協調查,發現該客棧存在“刷單炒信、差評隨意刪”等不正當競爭行為。事實上,“刷單”已成為民宿業心照不宣的潛規則,有的民宿店甚至每天花千元左右“刷單”,憑空編造好評,配以精心“美顏”過的照片。

        當民宿漸漸演變成“偽命題”,即便使出洪荒之力,也無法得到正解。

        2、 同質化嚴重,“特色”牌被打爛

        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,民宿的誕生,正是對應酒店的無趣乏味。換言之,打造特色是民宿經營者賴以生存的基點。

        但當越來越多的民宿經營者奔著市場紅利而來時,為了搶占先機,復制黏貼成了最高效的方法,省錢又漂亮的idea在民宿圈內反復抄來抄去。以“民宿天堂”云南為例,據統計分析發現,截至2018年,云南6466家民宿中,超多半的風格類型大同小異,換湯不換藥,真正能體現文化內涵、當地特色的東西基本看不到。

        特色噱頭成了懸在頭頂的達摩克里斯之劍,進退維谷下,更多民宿又陷入了“為特色而特色”的怪圈。繼“狗窩”民宿、“墳墓”民宿之后,西安的“兵馬俑”民宿又一次刷新三觀,生搬硬套又驚悚怪異的兵馬俑人充斥房間各個角落,令人啼笑皆非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、 運維成本畸高,盈利遙遙無期

        巴菲特說:“生意中最重要的兩條規則是,規則一,永遠不要賠錢;規則二,不要忘了規則一。”

        從選址、設計,到團隊組建和后期運營,主流精品民宿已成為一項動輒數百萬投入的重資產項目,再加上后期的運營維護成本,即便是在成本管控、營銷推廣上做到極致,投資回報期也在5年以上,民宿生意遠非我們想象中的情懷創業。

        民宿的資金困境,還有房租。大部分的民宿創業者都采用租賃房源的形式,房屋產權并不屬于經營者,租金一般需要一次性付五年或十年,且租金面臨隨時漲價或房屋被突然收回的風險。

        而民宿的季節性較強,淡旺季營收差距懸殊,相較于傳統酒店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渠道策略,為增加曝光率和入住率,民宿主要依靠OTA的輸出渠道。OTA巨大的流量入口對獲客的確有所幫助,但高額的傭金,又讓不少民宿主有苦難言,利潤空間更為逼仄。

        層層盤剝下來,大部分運營不善的民宿,除了為原房東創收,別無意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民宿的“未來”怎么走

        雖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,但在“民宿”的賽道上從不缺競爭者,有人剛剛退出,立時就有新人上位,而大量資本的卷入,更讓戰局硝煙彌漫。

        截至2018年,中國民宿產業資本基金規模達1000億元,包含業內頂尖資本機構在內的專業機構達50余家,多家民宿企業融資超過E輪,途家和小豬短租估值均超過10億美元,城市民宿和鄉村民宿品牌融資超過50筆。

        變化正在發生。在線旅游巨頭攜程扶持螞蟻短租推出“有家民宿”,采用代運營模式,由業主、民宿投資人等負責提供閑置房產,有家民宿負責進行統一托管,為每套房源配備專職線上線下管家,管家團隊全部由具備兩年以上五星級酒店服務經驗的人員組成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背靠美團的榛果民宿同時放出風聲,其管家服務要達到五星級酒店同品質的打掃品質,依靠規?;倪\營,實現比單家民宿經營的效率更高,降低業主更多的經營成本。

        小豬短租也不再滿足于只做房東和房客間的媒介,傾力打造“攬租公社”品牌,為房東提供從設計軟裝、保潔維護到智能設備安裝的全套服務,并提供收益保證。

        無論說的如何天花亂墜,其背后深意在于讓民宿業快速邁向2.0階段——即進行民宿的連鎖化、品牌化和集團化。

        機會大量存在,洗牌仍在繼續,民宿的“未來”形態究竟會是什么樣,現在尚無人能給出準確答案。

        一本色道无码道dvd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<pre id="zuqmn"></pre>

            <big id="zuqmn"><span id="zuqmn"></span></big>

          1. <td id="zuqmn"><option id="zuqmn"></option></td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zuqmn"><strong id="zuqmn"></strong></acronym>